返回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捕鱼登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0章 180腹黑隽爷,江东叶当场就想去世(三更)(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陆照影,你们俩什么情况?”

    江东叶是来找程爸爸顺便找这两人安慰自己,哪里想到,程隽没搭理他就算了,毕竟隽爷平日里也鲜少搭理自己。

    可程木怎么回事?昨天上午他们俩还统一战线。

    今天就变了。

    程木也终于回过神来,他看着江东叶挠着头纠结的样子,竟然有些同情。

    “其实……”程木咳了一声,他想要提醒江东叶。

    顾西迟这件事找其他人可能都没什么用了,不管是找钱队还是想要打听顾西迟的消息,得赶紧抱上秦苒的大腿才是重中之重。

    “其实没什么,我就是觉得秦陵看起来有点眼熟,”陆照影打断了江东叶的话,然后摸摸耳钉,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还十分严肃的问江东叶,“你难道不觉得吗?”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江东叶点点头。

    不过纠结这些没意义,江东叶现在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

    他来校医室就是来找程隽的,眼下程隽不在,他也没有多留。

    “我得再去刑侦大队,在他们队里不走了,”江东叶起身,拍拍自己的衣袖,叹息一声,“看来,在云城我小叔的面子也不好用啊。”

    他出了校医室的门。

    程木才跟陆照影两人对视了一眼。

    实际上昨天晚上之前他们两人也在怀疑,按理说江回的面子钱队怎么也要稍微给一下吧?

    不说江家,作为检察厅江厅长,江回在云城也算是一二手的人物。

    可江东叶看起来依旧很惨,钱队完全也没有要给他面子的意思。

    可昨天晚上之后,两人才幡然醒悟,不是因为江回的面子不好用,顾西迟特么是秦苒那边的!

    只要秦苒一句话,别说一个江厅长,十个江厅长也没用!

    “陆少,”程木同情的收回了目光,“你刚刚怎么不让我说顾西迟的事?”

    “说什么,”陆照影淡淡的翻了本病历,头也没抬,轻哼一声,“让他去秦小苒的拜师宴,他不去能怪谁?他当时要去了,别说钱队,秦小苒说不定连顾西迟的消息都有可能透漏一点。”

    程木:“……”

    不说这个还好,说起来江东叶好像更惨了……

    真的,好惨一男的。

    **

    火锅店。

    “来,叔叔陪你再喝一杯!”秦汉秋喝的满面通红,脚底下摆了一堆啤酒瓶,他跟程隽一见如故,两人喝到现在。

    这年轻小伙子懂礼貌,叔叔前叔叔后的,说话又好听。

    他豪情万丈的,又开了瓶啤酒。

    “砰”地一声,往桌子上一放。

    周大建跟秦陵坐在一边,跟秦苒说话。

    主要是周大建,问她学习还有生活上的事儿,有时候还会提及秦陵跟秦汉秋。

    “你爸爸,有你的照片,在工地上被人碰一下还差点跟人打起来,”周大建从辣锅里捞了几块肉,吃了一口,才出声:“不过你真人比你照片好看,我差点没认出来。”

    秦苒看了一边喝酒喝的挺热闹的两人一眼,往旁边靠了靠,额前的头发微微滑下,有些懒散的点点头。

    秦汉秋昨晚刚喝了酒,今天不知道有没有清醒,非要拉着一见如故的程隽再喝酒。

    秦苒吃的差不多了,就坐在一边看着两人喝酒。

    秦汉秋状态是有些不对劲的,秦苒觉得程隽也看出来了。

    她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拿着手机翻了翻信息,顾西迟还在研究那份报告,消息迟迟没发出来。

    不过按照他昨晚兴奋到那个地步的样子,秦苒觉得他这次是有结果了。

    刚想划掉微信,打开游戏,钱队的消息就来了。

    秦苒也正好想找那个技术人员问黑客联盟的事,就让他下班来校医室找她。

    她就戴上耳机,重新划出游戏开始戴上耳机,侧身坐着玩。

    冬天火锅店里开了空调,她早就脱了外套,就穿着黑色的卫衣,或许是嫌秦汉秋的声音太吵,她直接把帽子也扣上了,只看到冷白的下巴。

    试图自己骗自己。

    最后还是周大建忍不住了,“老秦,你可以了!”

    他跟秦陵把秦汉秋架着回去了。

    秦汉秋还嚷嚷着结账。

    结果三个人去前台的时候,收银员十分和颜悦色的跟他们开口:“账单已经记在程先生名下了。”

    秦汉秋似懂非懂的点头。

    包厢。

    秦苒已经收起了手机游戏,程隽依旧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她站起来,拿手机敲敲桌子,“走了。”

    似乎听到声音,程隽抬了抬头,看了秦苒一眼,没动。

    他面色白皙,眉眼清冽,坐着不动的模样,像是烟波起伏而成的画卷,除了眼神似乎有些不对劲。

    秦苒顿了顿,她又折回来,坐在他对面,“喝多了?”

    程隽看她一眼,十分平静的回答,“我没有。”

    “那我们回去?”秦苒停顿片刻,压低声音。

    一股酒气夹杂着不知名的清冽气息袭来。

    有种人喝酒不上脸,看起来跟正常人一样,可他就是喝多了。

    程隽依旧看着她,一分钟后才慢半拍的点点头,然后手撑着桌子站起来。

    秦苒看他连摆在桌子上的车钥匙都没拿,又转了一次回来拿了车钥匙。

    程隽今天是开车过来的,车子就停在楼下,依旧是那辆大众车。

    秦苒想了想,先开了后车门,让他坐上后座。

    她手搭在车门上,把自己的外套扔进去,一手漫不经心的插着兜,然后抬抬下巴看程隽,“上车。”

    程隽没动。

    程隽看着副驾驶,依旧没动。

    “你要坐这里?”秦苒指了指副驾驶。

    程隽终于点头。

    行,大爷。

    秦苒“砰”地了一声关了后车门。

    然后绕过去,附身打开副驾驶的门,微微偏头看程隽,一张脸恣意毕显,“程公子,满意了?”

    尾音轻佻,犹如勾子。

    程公子终于坐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