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捕鱼登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4章 654晨大佬卷19:凭你根本就不了解你这个女儿!(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雨珊跟何晨认识好几年了,她跟一群实习生进新娱记的时候,部门组长让当时的几位记者带人。

    其他记者都是老人,只有何晨一个十分年轻,其他人都不愿意选何晨。

    李雨珊当时选了何晨,那批实习记者中只有李雨珊一个人留下来了。

    只是她对何晨的私事了解的不多,何晨也不会过问她的私事,这种朋友相处起来李雨珊觉得轻松,她知道瞿子箫还是因为有一次瞿子箫的助理来接何晨,因为她太过惊讶了,何晨就跟她说了一句瞿子箫的事儿。

    那时候,李雨珊觉得何晨太低调了,明明是个隐形阔太太,却穿人字拖外加地摊衣服。

    但是再震惊。

    也没有眼下来得震惊。

    上次在M洲,李雨珊不知道那群佣兵们,还能保持淡定,保持清醒。

    此时看着里面坐在靠窗边的女人身影,脑袋瞬间就懵了,“秦、秦、秦神?”

    她以为就跟何晨来吃顿饭,谁来告诉她,面前这个女人怎、么、回、事?

    秦苒跟程木早就已经到了。

    何晨进来的时候,她正端着一杯茶在喝。

    看到何晨边的李雨珊,她抬了抬眉眼。

    “晨小姐,您坐。”程木在何晨过来前,就拖了两个凳子出来,让何晨跟李雨珊坐。

    李雨珊有些僵硬,何晨把摄影机放下,随意的坐好,端了杯水,道:“这人是你的粉丝,当初看比赛还看哭了,想去看分区赛,没有票。”

    今年的全球赛不在国内,但杨非也给了她门票。

    秦苒转向程木,“还有几张?”

    程木想了想,回:“杨非一共拿了九张,陆少拿了两张,江少拿了两张,还有一张给了乔声,只剩四张。”

    秦苒顿了下,侧过头问李雨珊:“两张够吗?”

    李雨珊没反应过来。

    秦苒手指敲了敲桌子,不紧不慢的再次询问:“够吗?”

    何晨看秦苒的样子,伸手拍拍李雨珊的肩膀:“醒醒了。”

    “啊?”李雨珊终于清醒过来,慢好几排的反应到秦苒说了什么,忙不迭的开口:“一、一张、一张就够了!”

    秦苒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准备两张。”

    程木记下来这件事:“是。”

    人到齐了,服务员也开始上菜。

    “表弟怎么样了?”何晨把桌子上的肉夹给秦苒。

    秦苒慢吞吞的咬了一口,又面无表情的放下,喝了一口茶,“在接手我外公的烂摊子。”

    何晨之前有帮程隽查过一些事儿,后来秦苒又把优盘给她了,她多少有点知道沐楠在接手什么烂摊子,只笑:“那他可以去跟巨鳄合作了,你是怎么找的?”

    秦苒外公在屋里专业登峰造极,在压力门研究最鼎盛的时候,忽然消失,只留下寥寥几个作品。

    “拍卖场,”秦苒闻言,手稍顿,白皙纤长的手指敲了敲筷子,“程金检查到地下拍卖场有我外公的义务拍卖,沐楠去露了个头。”

    闻言,何晨奇怪。

    沐楠连魔都沐家都不肯接手,一心在物理上,怎么会去管这些事儿,还跑去地下拍卖场露头?

    不过今天何晨来不为这件事,没有深究。

    说起了正事,她昨天让秦苒查了她姐姐的一些消息。

    何锦心在官场拼搏的时候,何晨才13岁,还在初中,并不知道何锦心的事情。

    直到后来无意间加入了129 ,她才隐隐发现何锦心入官场是为了查她爷爷死亡是关于一场保密级别的核武。

    只是这些都是S级别机密的消息,又年代久远,何晨查到的内容非常模糊。

    何锦心身份敏感,129收录的不多,还有些小道消息,129也不关注,想要尽快找到当年那些欺负何锦心的人,大概只能是秦苒出手。

    两人说话语焉不详的,李雨珊听不懂。

    但身边的程木却听得非常清楚。

    听完之后,他只是一言难尽的看向何晨,大概也只有何晨敢让秦苒去查这种小道消息了……

    **

    翌日,早上七点。

    亭澜小区。

    程温如一早就来找程隽。

    程木蹲在窗边的花盆旁抬头,“大小姐,隽爷他们还没起来?”

    程温如诧异的低头看看手机,确定了一下时间,“你确定三弟他还在睡?”

    都这个点了,他不应该跑完洗完澡也吃完饭了?

    程木认真的点头,“隽爷昨晚说了,您来早的话可以先去书房。”

    楼上。

    程隽已经醒了,他看了看窗边摆着的闹钟上的时间,准备起来。

    秦苒眉心不悦的拧了下,程隽把人往怀里抱了抱,等她的眉心又平下来,他才慢慢起床,轻手轻脚的开门出去。

    刚开完门,就看到从楼梯拐角处的的程温如。

    两人面面相觑。

    程隽手顿了下,然后若无其事的关了门。

    “早上好。”他慢条斯理的往隔壁房间走,准备去换衣服。

    程温如有点服气,扫程隽一眼:“苒苒她小姨是不是让你睡隔壁?”

    程隽开了门,眉眼闻言,轻声笑:“想多了。”

    程温如:“……”

    半个小时后,书房。

    程隽进去的时候,程温如正在看桌子上的一份文件,文件上有一个程温如有点眼熟的名字——

    何锦心。

    最近京城颇有些名头的一个政客。

    多方势力都有拉拢的苗头。

    “你什么时候管稽查院的事儿了?”程温如抬头看了眼他。

    “查些事情。”程隽给自己倒了杯茶。

    程温如颔首,也没多问:“稽查院最近有几人找我,这个何锦心是个可造之才。”

    闻言,程隽才抬了抬头,声音不急不缓:“最近别掺和稽查院的事儿。”

    至于原因,他没细说。

    程温如知道程隽说这话,不是空穴来风,若有所思的点头。

    半晌,她又想起来一件事儿:“那个楼月究竟什么时候走?这边好多人苦不堪言,比肯尼斯还麻烦。”

    程隽打开电脑,骨节分明的手正握着鼠标,侧着的眉眼隐隐间万般风流:“这个人我管不了他。”

    要是肯尼斯他还能说上两句。

    “行吧。”

    程温如彻底没辙,楼月秦苒是能说上两句话的,但秦苒现在特殊时期,纵使是程温如,也不敢当着程隽的面拿这件事去打扰秦苒。

    她今天来是有些事儿跟程隽商量,商量完之后,就出去等秦苒起来。

    程温如出去之后,程隽才重新拿起稽查院的文件,精致的眉尖拧了拧。

    他坐在椅子上思忖了几分钟,才拿起电话给常宁打过去。

    **

    一个星期后。

    何锦心生日,何晨带了生日礼物回去,何家热热闹闹的准备。

    就是从头到尾没有看到何锦心。

    何父也没如以往那样挑何晨的刺儿。

    何锦心这几年回来的早,何奶奶嘴里念叨了几句,不过也没说什么。

    何晨见何锦心不在家,何奶奶又拉着她唠叨,她听了一会儿,就出门走了。

    出去的时候,刚好遇到匆匆忙忙进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