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权宠天下

捕鱼登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7章 是否勾结(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宇文皓羡慕他们夫妻到晚年还这么恩爱,不过元卿凌却意味深长地看了安丰亲王一眼。

    安丰亲王妃的眸光在她脸上飞过,淡淡地道:“不是你所想的那个伟。”

    元卿凌从善如流,“明白!”

    “什么伟?”宇文皓不解地看着她问。

    元卿凌清了一下嗓子,“先听王妃说。”

    宇文皓便又看着安丰亲王妃,等待她说下去。

    “我救了他们母子之后便先行安置,本想等事情平息之后就送出京城的,不过,他母亲却怕朝廷的人找到她,竟趁着天黑的时候偷偷地混在商队里出城跑了,把他丢在了别庄里头,没办法之下,我只能对外宣称说捡了一个孩儿,自己带回府中亲自抚养,他是在我身边长大的,因当时这件案子是被禁止提起的,谁都不曾在他面前吐露过半句,直到后来晖宗帝平反此案,我才把大概过程告知了他,细节不曾说,毕竟里头有太多肮脏与残毒,他那时候还小,听了之后曾伤心过,但是很快也就平复下来了,他知道谋反是大罪,虽为被连累的家人难过,但是见晖宗帝愿意为他父王抹去生前谋反的污点,且让他认祖归宗,他对朝廷已经没有怨恨了,所以,说他蓄谋已久,我是不信的,否则,北唐这些年经历数次危机,他早有良机,为何却迟迟没有行动,要等到如今?”

    “那您认为,他何时才开始生怨?”宇文皓问道。

    王妃道:“应该是这两年开始,实不相瞒,早几年我们夫妇一直都在西浙,是近两年才回京住在梅花山庄的,我们在西浙的时候,他压根没有积粮屯兵,如今西浙的所有行动,都是近这一年多才开始的。”

    “那就奇怪了,这么多年都不曾憎恨过朝廷,如今忽然就憎恨了?”宇文皓觉得十分奇怪,他看着元卿凌,“你原先说他遭遇灭门之灾,不可能不怨恨朝廷,那如果一开始他就认为裕亲王是有罪的,从你……那个什么心理的角度看,他会否会心存怨恨呢?”

    元卿凌想了想,道:“那就难说了,因为他自小在王妃身边长大的,对生身父母没有什么感情,且加上他相信了王妃的话,知道他父皇曾谋逆还获得了晖宗爷的宽恕,甚至为他父亲正名,这于臣子而言,那是皇恩浩荡,他若是有是非观念,按说不会再憎恨朝廷,但是,这一切得建立在他真的相信了王妃的话,如果他不信,认为他父王是无罪的,是被冤枉的,他不为父报仇,就不是正常人的思维了。”

    宇文皓道:“所以,他信与不信,旁人是不知道的,唯有他自己才最清楚,如果他有心为父报仇,蓄谋多年,如今着实是可怕的劲敌,想想他设计的那些计谋,一环扣一环,滴水不漏,可见是有大才大智的。”

    安丰亲王淡淡地道:“他自然不是愚蠢的,跟在落蛮身边长大的孩子,能蠢钝到哪里去?他打小聪慧,年少的时候也想入仕,是落蛮不许,问他要过富贵闲人的日子还是要过提心吊胆的当权者日子,他自己选择了前者。”

    元卿凌看了王妃一眼,她真是个能耐人,瞧她教出的徒弟,一个逍遥公,一个四爷,都不是等闲之辈,宝亲王更是自小跟在她身边长大,论手段论智慧,怕是丝毫不逊色四爷和逍遥公。

    “对了,如果说他原先没有蓄谋的心机,为何要隐瞒动武的事实?”宇文皓问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