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权宠天下

捕鱼登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6章 会叫妈妈了(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宇文皓拽着齐王往武场去,“走,陪哥哥练两。”

    “不去!”齐王挣扎。“你放开我啊,我又不是你的对手。更不愿意做你的沙包,你找徐一去。”

    宇文皓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去了武场。直接一顿胖揍,打得他满地找牙,魂儿都找不着了。才问他。“你现在还是褚明翠的未亡人吗?”

    齐王躺在地上,大口喘气,努力地才能勉强地睁开一道眼缝看宇文皓那张铁青的脸。

    人家还脸不红气不喘呢。

    “五哥,”齐王一手拉着他,“躺下来。问你话呢。”

    宇文皓坐下来。又踹了一脚他的脑袋,“问可以。请问人话。”

    齐王侧头看着他,嘴角还有血丝渗出,“你开心吗?”

    “不开心!”宇文皓没好气地道。

    “我问的是你和五嫂在一块,开心吗?”齐王瞧了瞧他掉出一半的钱袋。“你连私房钱都得藏。叫你请顿饭都抠抠索索的,会开心吗?”

    “这你就不懂了。”宇文皓咧嘴笑着。“这是夫妻间的情趣,再说了,你凭什么叫我请顿饭?你自己比我还宽裕。”

    “宽裕是一回事,我说的是你的日子过得不好。”

    “你才过不好呢,老婆孩子热抗头,我有什么过不好的?”宇文皓哼道。

    老婆孩子热抗头?齐王眸子发直,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丝,“是啊,一般寻常百姓追求的不就是这个吗?我以前和褚明翠在一块的时候,想的也是这个事。”

    宇文皓揍了他一顿,出了一口气,也懒得管他的事了,“走吧,你死你贱,以后再不管你了。”

    榆木脑袋,要他想明白怕得要天荒地老。

    齐王双。

    那边厢,元卿凌追上了袁咏意,袁咏意却对着她笑道:“行了,这下我死心了,可以安心嫁人了,说实在的,之前还有些犹豫,觉得这个决定做得有些仓促,现在倒好,错不了了。”

    元卿凌看到她眼底发红,应该是方才哭过的。

    元卿凌知道亲耳听到齐王说心里头没她,还说他媳妇已经死了,确实伤人。

    这会儿她说千百句都不管用了,便只得道:“好吧,我叫阿四送你回去,你别一个人走了。”

    “没事,我骑马来的,”袁咏意仿佛这才想起来,笑着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看我都傻了,自己骑马来都不记得,这马儿太能吃了,留在你们王府一晚上,能把你们的草料都给吃光。”

    她胡乱地说了一大通想努力转移心头的难受,说到最后声音有些哽咽,干脆便一扬手,“算了,我走回去吧,不必担心,我没事,好得很呢!”

    说完,她就跑了。

    元卿凌看到她转身的那一瞬间,泪水都分明落下来了。

    真是一个让人遗憾的结局。

    她回去的时候,看到鼻青脸肿的齐王灰溜溜地从后门出去,一副不敢见人的模样,她也懒得说,幸福是自己争取的,不是上天送的,希望老七能想明白这点。

    第二天宇文皓就发现自己藏在鬼池的私房钱不见了,好几十两银子是从肉钱里头克扣下来的,问了徐一和绮罗,才知道老元进来过。

    他忍气吞声地出去,不义之财果然是留不住的。

    明元帝原先给安王安排了个差事,安王本来就不想去,如今便以照顾王妃为由推了,如今是赋闲在家。

    明元帝也懒得管他,现在他做人很豁达,不手足相残就很好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